这将催生一波并购重组的浪潮

2020-11-21 04:13

陈清泰表示,以发展混合所有制为契机,打破资本跨所有制、跨区域流动的壁垒,改变资本被“板块化”、“碎片化”的状况,解放资本的流动性,提高整体资本的效率。通过市场对接,既释放国有企业掌控资源的效能,也发挥民营企业的市场活力。政企分开、所有权与经营权分离主要通过投资运营机构的隔离与衔接来实现,国有资本的功能转换和效率提升主要通过投资运营机构的有效运作来实现。可以设想,资本市场上活跃着一个个追求财务收益的国有资本投资机构,如同一些国家的一只只养老基金,必将对资本市场产生正面影响。

他表示,依靠顶层设计,国有企业应进行四个方面的改革:一是现代企业制度的建设和完善,建立多元化的董事会;二是大力推进职业经理人制度,建立中长期的激励机制;三是推进混合所有制,对管理骨干、技术骨干和业务骨干推行员工持股;四是要发挥企业家作用。

全国政协常委、经济委员会副主任陈清泰在“国企改革:探索与前瞻”论坛上表示,国企改革有两个关键点,一个是国有资产的资本化,另一个是发展混合所有制。首先,国有资产的资本化应实现三个目标:一是国有企业进行整体公司改制,国家从拥有企业转向拥有股权,到拥有资本并委托专业投资运营机构进行运作,这样就隔离了政府和企业的直接产权关系,释放企业活力;二是国有资产资本化、证券化之后,国有投资机构的所有权和企业法人财产权分离,这就解脱了国有资产与特定国有企业的捆绑关系,流动性将有效保障国有资本效率的提升;三是政府在管资本的体制下,可以正确处理与市场的关系。

李毅中指出,实现混合所有制改革有七大途径,一是各类企业内部优化重组、高管职工持股,合作合资、联合兼并实现股份制改制;二是实现股份制改制以后,通过境内外多层次资本市场实现上市;三是上市的股份制企业通过股权流转、产权交易、增资扩股、发行可转换债券、私募债等方式融资;四是拆分上市或整体上市;五是新项目、新公司利用资金、资产、专利、品牌等有形和无形的资产进行股份制改制;六是联合组建各种形式的基金会,汇集社会上各种性质的资金从事资本运作和项目投资;七是引进来、走出去,通过合资、合作、并购、参股、入股等方式吸纳外资或成为境外公司股东。

中国建材董事长宋志平在“国企改革:探索与前瞻”论坛上表示,国企改革在顶层设计上快“瓜熟蒂落”了,尤其是试点企业开始动起来了,20多个省、市、自治区也动起来了,一年来确实取得了很多丰硕成果。改革过程涉及两个问题,一是顶层设计,二是企业的改革实践。在顶层设计上,指导思想是基本经济制度以国有经济为主导,同时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对于国有资本的分类,现在基本形成共识,即分为公益类和商业类。在监管体系上,要把监管的主要精力用在管资本上。在混合所有制方面,更多的应是强调所有制的混合,而不是股份多元。

国务院国有重点大型企业监事会主席季晓南16日在2015网易经济学家年会上表示,根据原来的计划和要求,深化国企改革的顶层设计和总体方案应该在今年年底出炉,但现在来看可能很难按预期完成,乐观估计要到明年一季度。深化国企改革的顶层设计文件包括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意见、国有资产管理改革意见以及国有企业功能界定与分类的意见等。国资委研究中心主任楚序平在同日举行的“国企改革:探索与前瞻”论坛上表示,国有企业改革时间很紧,任务很重,2014年是改革的元年,2015年将是改革的奠基年,重大政策将在2015年出台,未来值得期待。华泰联合证券有限责任公司总裁刘晓丹表示,这一轮混合所有制改革一定伴随着一批国企的证券化,将催生一波并购重组的浪潮。

季晓南表示,总体方案未能及时出台,反映了至少三个方面的问题,一是国有企业改革的复杂性和艰巨性前所未有;二是对国企改革一些基本问题的认识还存在争论;三是国企改革的思路和逻辑路径还不太清楚,一些基本的重大问题以及推进的路径还没有明晰。厘清这些问题的内部逻辑,应以问题为导向,以市场为取向,以国情为准则,确定推进路径,从而推进总体改革。

“资本市场是混合所有制最好的平台,每一次增发、每一次并购、每一次资本运作其实都是在进行混合,这一轮混合所有制改革一定伴随着一批国企的证券化。”华泰联合证券有限责任公司总裁刘晓丹表示,混合所有制到底怎么“混”、谁跟谁“混”、什么时间“混”是非常重要的问题。从目前的市场情况来看,一类是已整体上市的企业分拆着来“混”;二是企业在上市之前“混”;三是在资本市场上市平台上“混”,由于解决了定价问题,这种方式比较普遍。这一轮证券化过程将伴随较大的市场变化,一是注册制的提速和壳价值的贬值,国企在证券化的过程中会以调整存量为主,卖壳、上市行为会增多;二是伴随产业的升级和转型以及地方债的压力,地方政府会出售国有企业股份,这将催生一波并购重组的浪潮。本轮国企改革将催生一批戴“金手铐”的职业经理人。

陈清泰认为,发展混合所有制必须在三个方面有新的突破。一是改善股权结构,在一般竞争性领域放开国有股权的比例限制,国有资本可以控股、相对控股、不控股,由投资运营机构根据自身需要或收益最大化原则来决定;二是对于需要控股的企业,应将股权适度分散给两个或几个股东,形成向后制衡的股权结构;三是引进养老基金、社保基金、公众基金等机构投资者,通过合理的股权结构,阻止大股东跨越董事会干预企业的状况。

楚序平指出,目前企业国有资产管理体制的法律体系还不健全,有关国家所有权、企业国有资产管理机构的法律体系还存在内在矛盾、冲突,缺乏国家所有权制度的规范;缺乏法律层面对国有经济目标、性质、功能、作用的界定;不少部门规章还存在政策颁布时间久远、脱离和滞后改革发展实际的问题;不少规章制度存在互相打架、难以实施的问题,政策效果甚至与初衷完全相反。法律体系不完善、法规不统一、不规范,直接影响了国有企业治理体系现代化。必须准确界定不同国有企业功能,标准一致、分类清晰;必须进一步推进政企分开,大力推进政府机构简政放权,维护企业的市场主体地位;必须大力推进国资委的变革;必须大力推进国有企业董事会制度现代化,更重要的是要建立职业经理人制度,为搞好国有企业提供制度环境。

对于混合所有制改革的路径,全国政协常委、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李毅中在2015网易经济学家年会上表示,垄断行业改革是混合所有制改革的难点和突破口。推进垄断行业改革,应进一步放开竞争性业务,多种社会资本都可以进入,向非公资本推出重大投资项目。